雪域高原邮路人:联通外界,见证巨变

来源:http://www.qinqitoys.com 作者:2229.com 人气:121 发布时间:2019-10-15
摘要:一身绿色的制服,一辆满载货物的绿皮汽车,不管是烈日炎炎,还是雨雪凝冻,他们总会按时出现在县、乡、村狭窄、盘旋的公路上,给偏远地区群众及时送去书刊报纸和购买的货物,

一身绿色的制服,一辆满载货物的绿皮汽车,不管是烈日炎炎,还是雨雪凝冻,他们总会按时出现在县、乡、村狭窄、盘旋的公路上,给偏远地区群众及时送去书刊报纸和购买的货物,他们就是邮政快递员。

以往邮车每周两班,一车总包不过30个;现在每周5班邮车,每车总包都在300个左右 雪域高原邮路人:联通外界,见证巨变

近日,记者随快递员们一起去沿河土家族自治县北部乡镇,凌晨4点左右就起床,来到沿河土家族自治县邮政局分公司包裹业务部,看见快递员们早已有条不紊地整理当天要送往该县北部乡镇的邮件了。

“2007年我刚到这里时,邮车每周两班,一车总包不过30个。现在每周5班邮车,每车总包都在300个左右。”7月23日,从拉萨方向发来的邮车抵达山南浪卡子,邮政局局长贡觉旦增打开车厢门,又是满满一车包裹。

据邮政员何秀明介绍,跑北部乡镇的邮递员每天凌晨3点就必须按时到达包裹业务部装好车出发。因为通往北部乡镇的路是全县最远的一条,负责黑獭、洪渡、新景、客田、塘坝、后坪六个代办点,中途包括上下邮件,往返大约需要10小时左右,如果出发迟了,路上一旦遇到堵车等情况,当天就无法返回,耽误群众邮件寄出的时间。

近年来,随着交通条件的改善和当地经济水平的提高,西藏邮路日益繁忙。截至2017年,运行总里程超过948万公里的高原邮路,已经延伸到了雪域高原的每一个乡镇,平均每年投递921万件包裹、3984万份报刊、41.91万件信函。

邮车行驶在蜿蜒盘旋的公路上,每到一个代办点,快递员都要卸邮件和装邮件。4小时后,当邮车途经洪渡镇抵达了新景镇境内的龚溪口。由于今年6月份下暴雨,龚溪口大桥桥头山体滑坡,导致大桥断裂,车辆无法通行,邮车无法通行,只好停在龚溪口渡口。

2229.com,近日,《工人日报》记者跟随西藏邮路行采访团队前往拉萨、山南、日喀则等地,实地探访西藏邮路发生的巨大变化,同时见证雪域邮路人的坚守。

县邮政局分公司在得知龚溪口大桥不能通行后,马上启动应急预案,以每月1万多元的费用租了一艘船来运输邮件,确保邮件按时送到群众手中。“这条邮路的几个网点,公司每月收入仅几千元,租船一个月费用就花1万多元,真是亏本运行。”县邮政局分公司副总经理杨政华说。

包裹送进“世界之巅”

邮递员将车停好,并将新景镇境内大包小包的邮件卸载下来,然后又转装上船。烈日下,卸、装邮件,汗水顺着脸颊流下,何秀明用手拭去脸上的汗水说道:“运送邮件是我们的职责,只要群众能按时收到邮件,我们再累心里都高兴”。

萨藏村主任扎西从邮递员曲巴次仁手中接过包裹时,天空下起了小雨。不远处飘扬着国旗,国旗下立着一座石碑:“世界之巅——海拔5375米”。这里是全球海拔最高的乡镇——普玛江塘乡,平均海拔超过5300米,有的村庄甚至超过7000米。

过了龚溪口河,新景镇代办点邮递员杨涛涛已经按时在那里等候了。他说:“自这里塌方以来我每天都按时到码头接邮件,怕耽误县里邮车送邮件到其它乡镇。”

雨中的普玛江塘寒意逼人,三伏天里,口中甚至能哈出白气。抱着大大的包裹,扎西还是与曲巴次仁寒暄了几句。

随后,记者来到新景镇邮政代办点,一个10多平米的营业厅内,邮件按村归类摆放整齐。邮递员杨涛涛介绍,这段时间的邮件学生入学通知书比较多,当天就得送到村里,送邮件到最远的村要花上2个多小时,每天送完邮件天都黑了。

2005年,曲巴次仁放下手中的羊鞭,成为普玛江塘的第一任邮递员。从那以后,他便成了普玛江塘9个村与外界联系的最重要纽带。

距离县城130多公里的新景镇辖11个村124个村民组。20多岁的杨涛涛一年365天,都要骑着摩托车,穿梭在村村寨寨,遇到交通不便的村组,还得步行才能将邮件送到群众手中。

“以前这里从没见过穿绿衣服的邮递员,乡里也很少有人需要寄信或者寄东西。”曲巴次仁说,刚干上邮递员时,他1个月的业务量不过一两封信。

该县山高陂陡,沟壑纵横,村落分散,最远的乡镇距离县城300多公里。沿河邮政公司分为5条邮路,共安排了邮递员108人,负责全县22个网点邮件的分发和派送任务。

尽管业务量很小,但工作并不轻松。“那时候乡里有一家人,小孩考上了拉萨的学校,经常给家里写信。家里人也不识字,来信了需要我给他们念,念完了我再代他们回信。”曲巴次仁说,单单这一户人家,进了他家门没一两个小时出不来。但他觉得自己责任重大。

邮递员一年365天没有一天休息,特别节假日期间,别人放假与家人团聚,而他们却是凌晨2点左右就起床分发邮件,因为那时的邮件比平常要多一倍左右。

近年来,手机、网络的普及让普玛江塘的信件越来越少,但包裹数量却急剧增多,因为网购已成为当地百姓重要的生活方式之一。“平常一车至少有一二十个包裹,要赶上‘双11’,包裹一车都装不下。”

邮递员杨涛涛说,每当看到群众收到包裹时的喜悦,即使累也觉得快乐!

为了满足业务需要,曲巴次仁的邮车从最初的自行车、摩托车更新成了面包车。曲巴次仁负责的邮路也从普玛江塘乡拓展至浪卡子县,每周有5班邮车送来天南海北的包裹,普玛江塘与外界的距离从未如此之近。

120万平方公里雪域高原,在县以下单程里程超10万公里的邮路“最后一公里”上,类似的变化无处不在。自2015年以来,西藏565个空白乡镇邮政局已全部竣工并投入运营,行政村通邮率达91.6%以上,省外进藏邮包7天内即可送达。

珠峰脚下的邮局

雄伟的珠穆朗玛峰脚下,山谷间数十顶帐篷拱卫着珠峰大本营。营地中间,一座雪白的帐篷人流如织,这座帐篷便是全球海拔最高的主题邮局——珠峰邮局。

在这里,抽象的海拔数字转化为实实在在的高原反应,看不见的紫外线迅速钻进每一寸裸露的肌肤。一路颠簸至此的游客和登山者,或气喘吁吁,或激动不已,但缓过劲儿来、平复心情,珠峰邮局往往是他们的第一站。

为了更好地保护珠峰,珠峰大本营周围不允许修建任何永久性建筑。海拔5200多米的大本营寸草不生,除了祈福的经幡和玛尼堆,邮局成为雪域圣地人类社会活动的唯一印记。

来自江西的游客陈小姐一下车就冲进了邮局。“来的路上就听说珠峰有家邮局,从这里给朋友寄一张明信片,意义非凡。”

7月24日,记者来到珠峰大本营时,珠峰邮局里挤满了投递明星片和购买纪念品的游客。嘈杂的帐篷里,不停地传出加盖邮戳的当当声。

为明信片加盖邮戳,把珠峰“寄出去”,是26岁的藏族姑娘措姆的一项重要工作。从2011年以来,每年4月15日到10月15日,她都会来到这个帐篷邮局里工作。

7年前一毕业,措姆就主动申请来珠峰邮局工作。“珠峰在当地老百姓心中是圣山,我们的生活一天天好起来都是托珠峰的福。我在这里工作,既能守着珠峰,又能为那些慕名而来、喜欢珠峰的人服务,我觉得很满足。”措姆说。

每年,有超过6万张明信片,从珠峰发往世界的各个角落。明信片上不仅有雄伟的珠穆朗玛峰,也有措姆为游客留下的藏语祝福:扎西德勒。

乃堆拉山口有位“亚林叔”

7月26日清晨,边境上的小城亚东安静得只能听见亚东河奔流的水声。如同过去28年一样,邮递员亚林一大早就背上邮包,前往乃堆拉。

乃堆拉,藏语意为风雪最大的地方。中印国际邮件交换厅就矗立在乃堆拉山口上。每周四、周日11时,中印双方都会在此进行国际邮件交换。“邮件交换不仅承担着邮政通信的职责,也属于涉外工作,千万不能迟到。”亚林说。

从亚东河谷上到乃堆拉山口,海拔落差超过1500米,山路崎岖难行。“冬天一层雪,夏天一层泥”。但28年间,无论骑马还是驾车,或是徒步,亚林总是带着中印间往来的国际邮件,准时出现在交换厅前。

乃堆拉不仅是国际邮件交换的最前端,也是国内邮路的最末端。作为乃堆拉邮路上唯一的邮递员,亚林不仅要负责国际邮件交换,还要为沿途的边防哨所寄送邮件。

趁着这次上山交换邮件,亚林给乃堆拉哨所战士陈近带来了老家寄来的包裹,包裹里有陈近期盼已久的女儿照片。

入伍11年,陈近一直记得“亚林叔”第一次给他送包裹的情景:“那天我正在执勤,雪特别大,车上不来,‘亚林叔’背着包裹走了3个多小时给我们送上来。”陈近接过包裹,“足足有30多斤”,这个重量让他第一次感受到了亲情的分量,也第一次让他对邮递员产生了敬意。

“可能与大城市相比,边境上要送的邮件和包裹都很少,但它的价值却很大。”亚林说,他已经50岁,战士们对他的称呼已经从“亚林哥”变成了“亚林叔”。但只要这条邮路需要他,他会继续走下去。

在雪域高原长达3842公里的边境线上,共有21个边境县、104个边境乡。34.35万平方公里边境土地上生活着40余万百姓与戍边将士。许多像亚林一样的邮递员,常年坚守于此。

近年来,西藏邮政持续加大投入,不断提高边境地区的服务水平。2017年以来,21个边境县、73个边境乡、254个边境村的邮运和投递频次得到了提升。目前,所有边境村基本保持至少每周投递一次。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官网发布于2229.com,转载请注明出处:雪域高原邮路人:联通外界,见证巨变

关键词:

上一篇:昆山爱心人士到瓦屋乡捐资助学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