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島斷易》12-否

来源:http://www.qinqitoys.com 作者:澳门新葡亰官网 人气:172 发布时间:2020-02-04
摘要:壓 啾宀況具霜 嗄老嶄嗤俯謹議祇醤・椎担宸乂祇醤議丼惚頁奕担劔議椿・書爺弌遮祥葎寄社揮栖 啾宀況具霜2 嶄畠祇醤議丼惚好待祉悳・和中匯軟栖心和杏。 《高島斷易》12-否 販吭壇

啾宀況具霜嗄老嶄嗤俯謹議祇醤・椎担宸乂祇醤議丼惚頁奕担劔議椿・書爺弌遮祥葎寄社揮栖啾宀況具霜2嶄畠祇醤議丼惚好待祉悳・和中匯軟栖心和杏。

《高島斷易》12-否

販吭壇啾宀況具霜2好待寄畠

‐祇醤丼惚式凪勺鯉匯誓燕/

图片 1

嶄猟 晩猟 択秘 沢竃 傍苧 勞課 ゃくそぅ 10 8 志鹸弌何蛍HP 盾蕎課 どくけしそぅ 8 6 盾茅侭嶄議蕎 淵邦 せいすい 40 30 駁茅詰雫講麗議俊除 固胆性梶芋 キメラつぼさ 25 19 辛酔堀指欺貧肝贋徒議侃侭 茅徴槽 まょけのすず 640 480 廾姥朔辛受富囑黍方 襲発 ふくびきけん 53 辛肇辧襲議侃侭螺 弊順仇夕 せかいちず 辛壓仇夕鮫中鉱心弊順仇夕 畷技議峺桟 いのりのゆびわ 1950 辛志鹸弌何蛍MP 欠岻況淘 かぜのマント 1500 辛貫互侃垓鉦宣錆・欺詰侃 署埒革 ぎんのカギ 辛嬉蝕署弼議壇 咢埒革 きんのカギ 辛嬉蝕咢弼議壇 邦壇議埒革 すいもんのカギ 辛嬉蝕邦壇 昔囿議埒革 ろうやのカギ 2000 1500 辛嬉蝕昔囿議壇 伏凋峯惚糞 いのちのきのみ 150 奐紗HP恷寄峙 音辛房咏惚糞 ふしぎなまのみ 100 奐紗MP恷寄峙 弊順峯岻匐 せかいじゆのは 5 聞棒蘭議揖育羨軸鹸試 薦楚議嶽徨 ちからのたね 112 奐紗薦楚議嶽徨 堀業議嶽徨 すぼやさのたね 100 奐紗堀業議嶽徨 便姥議嶽徨 まもりのたね 100 奐紗契囮議嶽徨 嚏其岻某 あまつゆのいと 委曾宀住公匯倖繁・宴辛誼欺邦嚼丗 埖疏議哩頭 つきのかけら 蒙歩祇醤 柿巻議夏右 ふねのざいほう 夏右 表刔岻却 やまびこのふえ 宥狛指蕗祥岑祇師嫗議侭壓 湊剩舞岻承 ラ・のかがみ 辛孚竃並麗議圻侘・孚劑承・・ 代蒙岻咫 ロトのしるし 貧旗啾宀勧和議右麗・啾宀議屬苧 舒舞・ じゃしんのぞう 蒙歩祇醤 袋曳帽議便擦 ルビスのまもり 蒙歩祇醤 具徴議硫依 あくまのしっぽ 1125 壓媾況嶄嗤扮氏涙隈佩強

參貧祥頁弌遮公寄社揮栖議啾宀況具霜2祇醤丼惚祉悳・厚謹議彿創・勝壓啾宀況具霜廨曝~

=12天地否

厚謹娼科挫螺議嗄老・勝壓返字嗄老利~

「否」字,從不、從口。「不」者,弗也,弗與茀通。
「茀」者,車後之蔽障,以茀蔽口,呼吸蔽塞之會意。

醫書「心下痞硬」之「痞」亦同,即取此義也。

否,之匪人,不利君子貞,大往小來。

上下不交而天下無邦也。內陰而外陽,內柔而外剛,內小人而外君子。
小人道長,君子道消也。

此卦[乾]天在上,[坤]地在下,自天地實體見之,在上在下,位置自然得宜。

然此卦所取,不在形、而在氣,
謂天氣不降,地精不升,陰陽呼吸,否塞不通之象,名之曰「否」。

蓋天地陰陽之氣,不相交通,雖造化亦無能作用。
其交通不正,以致上下否塞,數十百年中時或有之。

嘗聞天明年中,夏大旱,太陽之色,赤如丹砂,五穀不登,天下饑饉,
即天氣不降、地精不升,否之時也。

「否」字分之為「不口」,即謂凶荒,萬民不得口食也。

《彖傳》曰:
否之匪人,不利君子貞,
大往小來,則是天地不交,而萬物不通也;
上下不交,而天下无邦也。
內陰而外陽,內柔而外剛,內小人而外君子,小人道長,君子道消也。

****《彖傳》曰:「則是天地不交而萬物不通也。」****

****[泰][否]二卦,《彖傳》始用「則是」二字,猶曰其故不過如是,非有他故也。****

****此卦擬人事,凡一家之中,上卦為父兄,下卦為子弟。****

****父兄過於剛猛,子弟過於愚柔,上下性情不合,
以致動輒相左,百事乖張,往來悉是奸邪,僕妾敢行背道,
或憑空而啟獄訟,或故而陷飛災,錢財耗損,聲名破裂,
家道之日替,實由時運之否而來也。****

****推否運之極,年時則風雨習之調,疾病則胸膈不通,經商則有貨難銷,求名則歷試被黜,
雖有善者,亦無如何也,故曰「不利君子貞」。君子亦唯順守其變,以避患而已。****

****故當初爻,君子唯連類而退,匯守其貞。
二爻唯以道自處,不肯屈己從人;三爻則以尸位素餐為羞。
四爻則否極泰來,方可乘時而動;五爻否已將止,又惕「其亡」之誡。
上爻則「否傾」矣,故曰「後喜」。****

****處否之難如此,苟一不慎,禍必隨之,是所謂「小人道長,君子道消」之時也。****

****凡人值此否運,終當守道安命,以俟時運之亨,斯不失為君子也。 ****

以此卦擬國家,[乾]在上、[坤]在下,
陽氣上浮而不降、陰氣下沈而不升,上下二氣隔絕,是君臣之志不通也。

小人秉政而在內,君子退居而在外,一時乘時得勢者,皆非君子也,故曰「匪人」。

國家值此否運,君驕臣諂,國事日非,正道日壞,
內則權臣擅政,外則強敵壓境,歲時不登,而饑饉洊臻,兵役不息,而疆土日慼,
故曰:「天地不交而萬物不通,上下不交而天下無邦。」國家將莫由得治哉!

此時君子唯居易俟命,獨善其身,所謂邦無道則隱,故曰「不利君子貞」。

小人則洋洋得意, 詭計百出,其巧者或將內挾奸邪,外托正真,掩其不善,以著其善,
謂之「內陰而外陽,內柔而外剛」。

又或收羅君子,以張羽翼,如王莽之禮賢下士,藉以文奸,即二變之「包承」是也。

是以小人日進,君子日退,謂之「小人道長,君子道消」也。

「道」字中,包括天之陰陽,地之剛柔,國家之治亂,內外之處置,進退得失,其義甚廣,
所以明否之運,皆由陰陽不交和而來。

《易》之繫辭,[泰]則歸之於天,[否]則責之於人,故
[泰]之《大象》曰:「裁成輔相」,不敢貪天功,
[否]之《大象》曰:「君子以儉德辟難,不可榮以祿」,聖人垂誡之意,可謂深也。

通觀此卦,下三爻者,否之時,為小人用事;上三爻者,否運已極,為趨泰之漸。

初六雖小人並進之時,亦未嘗無君子,君上亦未嘗不求士也。
在下之君子,不忍忘君,見可進而進,故曰「貞吉」。

六二,當否之時,君子固當退避,然或有枉道行權,屈身濟世,
如漢陳平之於諸呂,唐狄仁傑之於諸武,亦足以救否也,故曰「包承」。

又「包」者,苞也;「包承」者,受苞苴也。

君子處濁世,往往獨立廉介之節,為小人所畏忌,
不啻不能保身,且不利於國家,故有姑受小人之苞苴,以晦清節也。 是隨流揚波之士,謂之「包承」。

又有痛恨小人,而欲去之,因勢有不可,姑以利啗之,以潛消其兇焰,
即枉道行權之計,亦謂之「包承」。

在小人而能「包承」君子,是小人中之君子也;
君子受小人所「包承」,是君子中之小人也。

大人當否,必不受其包,故亨。

六三,小人之尤者,本欲傷害君子,尚蓄而未發,今感君子之德,內省而羞恥,故曰「包羞」。
蓋君子遇凶頑,使之畏,不如使之恥。

九四,當陽來之初,為轉泰之漸,上近九五,君子見泰機之已動,方將出而濟否,
故曰「有命無咎,志行也」。

九五,明君在上,從容而休否,即中興之君也,故曰「休否」。

上九,否運傾消,已及泰來之時,故曰「傾否」。

「休否」之後,又死其正之復陷於邪,治之復入於亂,故有「繫於苞桑」之誡。

夫天地以好生為德,聖人以思治為心。
人君而如此,必思所以杜禍患之端;人臣而知此,必思所以嚴邪正之辨;
小人而知此,當亦知所以變也。

此卦[泰]之反,而次於[泰],蓋人情安樂,則生驕情,驕情則生凶咎,是自然之勢也。

故於《序卦傳》曰:「泰者,通也,物不可以終通,故愛之以否。」

然人能畏天命,應時而守中庸之道,縱令時運之否,可使轉而趨泰。故
[否]而[泰],保泰而期真不否者,君子之心也; [泰]而[否],任否而不期復泰者,小人之心也。

此卦天氣歸地,隔塞而為[否],
否運之來,雖為天運之使然,而君子不敢委之於天,必欲盡其道以濟其否。

蓋[泰卦]先言「往來」,以時而言;[否卦]先言「匪人」,屬人而言。
[泰]者,時為之;[否]者,人為之。
益知天道未嘗不欲濟泰,人實為之。謂之何哉? 唯君子能以人勝天,故天與人常相因者也。

《大象》曰:天地不交,否,君子以儉德辟難,不可榮以祿。

「儉」,讀「斂」,二字古通用。
「辟」,即「避」,二字古通用。

「天地不交」,即陰陽二氣閉息之會也。
此時君臣乖睽,上下離叛,內政不修,外亂交迫,是無道之極也。

所謂「天地閉而賢人隱」,君子於此,惟當潛身修德,隱居避祿而已。

若猶縈情利祿,恐祿之所在,禍即隨之,至此而始欲避難,已不及也。

是以君子必韜光匿彰,窮約自守,避之惟恐不遠,
即有以祿來「包承」者,君子亦不受其包。

蓋唯知以德為榮,而不知以祿為榮也。

【占問】

  • 問時運:目下諸事不利,宜慎守,不宜妄動。
  • 問營商:宜買入,不宜賣出,隱藏待價,後可獲利。
  • 問戰征:不利攻,宜退守。
  • 問家業:唯宜克儉克勤,方可免禍。
  • 問疾病:是痞膈之症,宜節飲食。
  • 問生產:恐生男不育。
  • 問失物:恐不可復得。
  • 問婚嫁:有分離之象。
  • 問謀事:不成。

☆☆☆☆☆☆☆☆☆☆☆☆☆☆☆☆☆☆☆☆☆☆☆☆☆☆☆☆☆☆☆☆☆☆☆☆

☆¸.•°”˜˜”°•.¸☆ ★ ☆¸.•°”˜˜”°•.¸☆ ☆¸.•°”˜˜”°•.¸☆

初六,拔茅茹以其彙,貞吉亨。

《象傳》曰:拔茅貞吉,志在君也。

「拔芧茹以其匯」,解見[泰]初九下。

此卦與[泰卦]雖同,而別分內外,以氣運變遷言之。

下卦[坤],為[否]中之[否];上卦[乾],為[否]中之[泰]。
此內卦之三陰相連,猶[泰]內卦之三陽相連,故初爻之辭,與[泰]初爻同。

唯此爻以陰柔之小人,三陰相連,一陰起則眾陰並起,
例如大奸得志,群奸競進,謂之「拔芧茹以其彙」。

初之時,小人惡跡未形,且與四相應,尚有改而為君子之意,故聖人不遽絕之,而教之以貞。
如能去邪從正,以道匡時,固可得吉而亨也。

《象傳》曰:「拔芧貞吉,志在君也。」謂小人初時得位,亦未嘗無忠君愛國之心。

苟與君子並進,能從君子之道,即可為君子也,較之「只知有身,而不知有君」異也。

【占問】

  • 問時運:吉,宜以合夥謀事。
  • 問營商:於新立商業,用人宜慎。
  • 問戰征:當牽左右營,合隊並進。吉。
  • 問家宅:主有親戚同居,吉。
  • 問疾病:死患傳染之症,然無害也。
  • 問六甲:生女。
  • 問失物:可得。

☆¸.•°”˜˜”°•.¸☆ ★ ☆¸.•°”˜˜”°•.¸☆ ☆¸.•°”˜˜”°•.¸☆

六二,包承,小人吉,大人否,亨。

《象****傳****》曰:大人否,亨,不亂群也。

「包承」者,謂承順於上,下順上,臣承君,陰為陽所包之義。

「小人」,皆指占者德位,及事之大小而言。

夫為臣者不一,有事人君者,有安社稷者,有天民者,有大人者,
如六二則事其君而為容悅者也。

此爻柔順中正,上應九五,小人之巧者,包承容悅,以得其君之寵幸,
爵祿之崇,賜予之豐,可謂吉矣。

然陰柔不才,當否之時,無開通閉塞,撥除騷亂之力,但與上下二陰,為陽所包。
以其能包容君子,禮賢下士,藉作攀援,較與嫉正妒賢,殘害君子者,固有間焉,
故曰「包承,小人吉」。

而在大人,則唯固守其否,窮居樂道,必不肯委曲以效其承,其身雖否,道自亨也。

蓋志高品潔,斷不隨流揚波,混入於小人之群,故《象傳》曰「不亂群也」。
蓋可見君子處否,不失其道也。

【占問】

  • 問時運:目下順適,能以寬容待人,萬事皆吉。
  • 問商業:買賣皆利。
  • 問訟事:防有賄賂偽造等弊,始審或不利,上控則吉。
  • 問家宅:家口平安,年老家長,或恐有疾,亦無害也。
  • 問戰征:必可獲勝,主將或有小害。
  • 問失物:須就包裹內見之,必得。
  • 問生產:得女,產母有疾,無妨。

【占例之87】

明治二十二年(1889)春,親友某氏,訪余山莊,某氏係賣蠶絲為業,曰︰
「今年橫濱絲價大昂,勢必隨日騰貴,欲歸吾鄉奧州,多請為之,占一大利,請占其得失。」
筮得[否]之[訟]。

爻辭曰:「六二,包承,小人吉,大人否,亨。」

斷曰:

此卦天升而在上,地降而在下,擬之物價,有高低懸隔之象。

《彖》辭曰「大往小來」,明明言去出之金大,而收人之利小也。據此占,則有損無利必矣。

在足下以生絲為商業,際此時機,固未可袖手旁觀,當授一有盈無虧之計。

爻辭曰:「包承,小人吉,大人否亨」,吾勸足下歸于奧州,買賣生絲,可效牙保之行,
今日所買,即今日賣之,獲利雖微,保無虧耗,萬不可作一拋萬金之想。
所謂「包承,小人吉」,蓋明言小利則吉也,
若必以巨萬購買,恐貨方買入,而時價低落,
且各處蠶絲販集,貨多價跌,恐後日價亦未必再騰也,謂之「大人否」。

後某氏趨福島地方,從事生絲賣買,一時絲市騰貴,人皆爭購,
未幾,價忽低落,買者均多損失。氏獨信此占,斯不虧本,且得微利。

☆¸.•°”˜˜”°•.¸☆ ★ ☆¸.•°”˜˜”°•.¸☆ ☆¸.•°”˜˜”°•.¸☆

六三,包羞。

《象****傳****》曰:包羞,位不當也。

羞者,恥其非之謂也;包羞者,掩蔽羞辱也。

此爻居內卦陰之極,為惡既深,既昧於審時,又短於量已。

今否中之否既去,否中之泰將來,
有為之士,出而圖治,施其才力,正宜撥亂反正,以濟國家之否也。

乃六三陰柔無才,不中正而在陽位,較六二更為凶險。

六二尚欲包承君子,六三則已有傷害善人之意,
但當否運已轉,惡勢已衰,欲傷不能,
見得君子,反覺自形羞恥,是以曲意掩飾,謂之「包羞」。
內羞而外包,其中心之凶險,未可測矣。

不言凶者,其既知羞,當必自知其凶也。

《象傳》曰「位不當也」者,謂其不中不正,柔居陽位,不得其當也。

【占問】

  • 問時運:目下正當好運將來之際,直謹慎自守,以避羞辱。
  • 問商業:防內中暗有耗殃,外面仍然瞞蓋,以用人不當也。
  • 問家宅:恐內行不修,有牆茨之羞。又不宜以妾作妻。
  • 問戰征:防為敵軍所困。
  • 問疾病:防以寒包熱之症,死藥不對症,宜急看良醫。
  • 問訟事:恐辯護士,不得其當。
  • 問失物:防竊者含羞自盡,反致多事。
  • 問行人:防其人戀女色,一時未歸。

【占例之88】

明治十四年(1891),余漫遊京攝,留數十日而歸。
時既夜,有忽賚急信者,受而見之,為先生之息一吉氏書翰,報先生之疾篤。
余驚歎心動,一夕不能寐,翌日早起,直訪其廬。
時先生患中風,困臥褥中,見余之至,欣然目迎,
如有欲言,然舌端澀縮,不能出口,仰出右手,書卜字而示。
余知其意,筮得[否]之[遁]。

爻辭曰:「六三,包羞。」

斷曰:

明治中興以來,迄今二十有餘年矣,文運大興,學者彬彬輩出,
而其學貫漢歐,識徹古今,受博士之寵敬,為一世士君子之楷模者,獨有我敬宇先生而已。

先生諱正直,幼字曰敬助,姓中村。
父其豆州宇佐美村人,以農為業,弱冠好學,來江戶,其後納娶武州幸手驛農之女。
居數年,患無子,祈小石川牛天神祠,遂舉一男,即先生也。

先生天資慧敏,甫三歲,能作字,七歲善賦詩。

當時賢太守德川齊昭(水戶藩主)、島津齊彬(廣島藩主)、鍋島齊正(佐賀藩主)
皆聞其早慧,奇之,召見使之賦詩,詩成,聲律整齊,句意俱佳。
三候感歎不措,或疑其父預所教,留之旬日,復試以他題,愈出愈佳,三候益奇之,敬以神童。

稍長,入昌平學校,勤勉超越儕輩,學業益進,未幾為助教。

年二十二幕府命列布衣格,諸老輩無不欽羨者。
及慕府與外國締結條約,置蕃書調所,以先生為頭取。

既而先生奉命,率生徒雋秀者數十人趨歐洲,未及歸,國勢一變,王室中興。

先生既歸,卜居于靜岡縣下,著《西國立志編》公之于世,
蓋先生口自翻譯,夫人某氏筆之云。
凡先生所翻譯之書,世人爭購之,紙價為貴,先生因是得巨利。

先生為此資,由學而所載,復宜用之於學事,
乃設同人社,大聚後進,延師教授,受其薰陶而輩出者,不可指數。

余初聞先生名,渴思一見,明治十二年(1879),由栗本鋤雲、向山黃村兩氏為介,始得相識。

先生溫粹端嚴,一見而知為德行之君子也。

余既締交先生,意氣投合,恍如舊識,與之談《易》數日不倦。
余竊重先生以為益友,每相見,歡然莫逆,十數年如一日。

明治十四年(1891),余漫遊京攝,留數十日而歸。
時既夜,有忽賚急信者,受而見之,為先生之息一吉氏書翰,報先生之疾篤。
余驚歎心動,一夕不能寐,翌日早起,直訪其廬。
時先生患中風,困臥褥中,見余之至,欣然目迎,
如有欲言,然舌端澀縮,不能出口,仰出右手,書卜字而示。
余知其意,筮得[否]之[遁]。

爻辭曰︰「六三︰包羞。」

斷曰:

此卦內卦為地沉下,外卦為天騰上,是魂歸天,形體歸地,即心身相離之象。
且否字之為字,從不,從口,為口不能言,是氣息將絕之時也。

今六三在上下之境,變則為[遯],是先生將避俗世而超升仙界也。
九四為翌日之未來者。
其辭曰「有命無咎,疇離祉」,「有命」者,即所謂死生有命也;
曰「無咎,疇離祉」者,行將逍遙極樂,永享天神之神祉矣。

變而為[觀],觀者、祭祀之卦也,先生歿後,世人追慕其德而祭祀之。

據占,已知先生翌日將歿,乃書[否]之六三示之。
先生固知《易》理,一見首肯而瞑目,其狀蓋自知天命,順受其正。

翌日果溘然仙逝,乃以神祭葬之云。

嗚乎!君子視死如歸,余於先生見之。

☆¸.•°”˜˜”°•.¸☆ ★ ☆¸.•°”˜˜”°•.¸☆ ☆¸.•°”˜˜”°•.¸☆

九四,有命,无咎,疇離祉。

《象****傳****》曰:有命,无咎,志行也。

命者,天命也;疇者,類也;疇離祉者,謂三陽同類而共受福也。

此爻上近至尊,有濟否之才,居濟否之位,
若不待君命而舉事,急於圖功,雖濟亦不能無咎。

要必奉五之命令,斯名正言順,才力足以除奸,威權一歸於上,故曰「疇離祉」。

「離」者,麗也;「疇」者,謂同類濟否之三陽也。

夙具濟否之志,向以未得其時,故未行也;
今則上奉君命,進而舉事,乃得行其民志,而克奏濟否之功也。

【占問】

  • 問時運:目下已得盛運,隨意謀事,必獲利益。
  • 問商業:大得轉機,但須立定意念,審度市面,從前所失,今可復得,且獲盈餘。
  • 問家宅:宅運已轉,吉。
  • 問戰征:命將出征,大吉。
  • 問疾病:命根牢固,無害。
  • 問失物:必夾入在用品物中,尋之即得。

【占例之89】

秋田縣人根本通明氏,近世之鴻儒,長于經學,
尤精《易》義,博學洽聞,有名當世,余素相親密。
囊者余欲著《易斷》,相與商確,曰︰君邃古《易》,於先聖古哲之說,無不究其精奧,
請君著《易》義,余述自得之活斷,其公示世。

氏大喜,奈氏雖有此意,懶于執筆,余履促之,未嘗從事。
余乃轉計曰︰君精《易》學,世人所共知,好《易》者必叩君之門,
當今有精《易》學而長文才者,請介紹之。

氏乃以齊藤真男告。
此人舊佐倉藩士,久奉職於滋賀縣,後轉任元老院書記院書記官,近時閒散。
余擬延請齊藤氏,先占其編述可否,筮得[否]之[觀]。

爻辭曰:「有命無咎,疇離祉。」

斷曰:

否者、塞也,故夙無面之識,今得友人介命,得以相晤,共事著作。

余雖通《易》理,長活斷,文章非吾所能,幸逢齊藤氏,得以成余素志,
齊藤氏得亦藉顯其長技,則「疇離祉」之占也。

因訪齊藤氏,告以余之意中,氏欣然許諾,遂得從事《易》之編纂。

《易斷》十卷,脫稿之後,氏任島根縣某郡長,頗有良宰之稱,
不幸罹肺患,以二十二年(1889)五月沒於神戶,令余不堪悲愴。

余永訣良友,追懷往事,特記之。

☆¸.•°”˜˜”°•.¸☆ ★ ☆¸.•°”˜˜”°•.¸☆ ☆¸.•°”˜˜”°•.¸☆

九五,休否,大人吉。其亡其亡,繫于苞桑。

《象****傳****》曰:大人之吉,位正當也。

「休否」者,謂能休止其否運。 「苞桑」者,謂桑之叢生者也。
「繫」,維繫也,謂繫之而堅牢也。

此爻剛健中正,而居尊位,其才德威望,足以休否而開泰,是有德有位之大人也,
故曰「休否,大人吉」。

六二「大人否」,以六二之時,大人有德無位,時會未來,只得守其否。

至居九五,則德位兼備,適當休否之會也。

然否之方休,而泰未全復,譬如病之新癒,痛癢蓙除,元氣未充,
苟不慎起居,不節飲食,則舊患再作,其禍更恐,危亡立見。

是以休否之後,內懷敬畏之心,外盡保護之計,常恐天命之難知,人心之難保,
夙夜深慮,凜凜滅亡,其慮患深,操心危,正不容一刻偷安也。
庶幾長治久安,可得保也,故形容其危曰「其亡其亡」。不嫌反復重述,垂誡深矣!

曰「繫於苞桑」,象旨以二在[巽]下為桑,初三與二,同類繫之,
令桑止於其下,無復向上而長,則根本不搖,三陽得並力休否,而啟泰運也。
無道之君,自謂不亡,故必亡;高道之君,常懷其亡,故不亡。

《繫辭傳》引伸其辭曰:
「安而不忘危,存而不忘亡,治而不忘亂,是以身安而國家可保也。」

《象傳》曰「位正當也」;
六二曰「位不當」,屬之「匪人」;九五曰「位正當」,謂之大人;
故六二曰「大人否」,此則曰「大人吉」也。

(/*原文有誤:「位不當」非六二《象傳》之辭。)

【占問】

  • 問時運:目下漸入佳境,惟安而不忘危,百事皆吉。
  • 問商業:恰當絕好機會,但須改用夥友,謹慎做去,必獲利益。
  • 問家宅:祖業深厚,吉。
  • 問戰征:暫宜休戰。
  • 問疾病:有礙。
  • 問訟事:和。
  • 問失物:防難復得。
  • 問行人:不利。
  • 問生產:大人無礙,小人難保。

【占例之90】

明治十八年(1885)五月,出雲大社教正千家尊福君,枉過余莊,敘寒喧,既而曰︰
「頃日傳聞政府為籌人民之歸向,有定國教之議,
所謂國教者,我國固有之神教乎?或佛教乎?抑耶穌教乎?未悉廟議何屬。
是雖非我儕所敢議,然欲預知其歸者,請勞一筮。」
余乃先筮神道之氣運,筮得[否]之[晉]。

爻辭曰:「九五,休否,大人吉。其亡其亡,繫于苞桑。」

斷曰:

此卦陰進陽退,智述盛行,道德漸衰之象。

又[泰]為通,[否]為塞,占神道氣運,得此卦,即為神道閉塞之時也。

卦象陽在上,陰在下,顯見上下隔絕,威靈不通之象;
陰陽消長之理,非人所能為力,《序卦傳》曰:「物不可以終否」,
且[否]自[遁]來,一陰進則為[觀],爻辭曰「觀國之光」,
可知觀神靈顯赫,大觀在上,將復光大我國教也。

爻辭所云,能繫神道氣運於將亡者,唯有苞桑一縷而已。 苞桑從生,一根數莖,殆可以充揲蓍之神草乎?

復興我國上古卜部所掌太卜之道,
有事占問神意,以感動天神地祗,守護國家,其靈妙有不可思議者。

以此神卜,可傳神道於悠久,人民永仰神威也。是我國諸神靈,特假卦象以示世,

且我國古稱扶桑,維繫扶桑之神教而永存也,故謂之「神道」。

近時各國創興理學,獨吾國崇奉太卜神事,使彼理學者敬服,
因更示實驗,俾世人敬畏神明,知神教繫留而不亡者有在也。

教正大感此言。

【占例之91】

明治十五(1882)年某月日,某貴顯來談曰︰
「方今我國有四十萬之士族,皆以解舊祿陷貧困。
夫衣食足而知禮儀,古今之常則,今此輩遭以窮厄,或轉而起不良之事,未可知也。
欲代謀安置之策,請為一筮。」
余曰︰「予亦向為此輩憂之,謹筮之。」筮得[否]之[晉]。

爻辭曰:「九五,休否,大人吉。其亡其亡,繫于苞桑。」

斷曰:

方今我國士族貧蹇,甚于窮民之慘者,無地無之。
昔有乞丐之徒,其生來本貧,貧固其常,至于士族,本非貧者也。
襲祖先之功績,得膺俸祿,生平不知經營為何事,衣租食稅,習慣為常。

維新一變,俄解世祿,於是百方計劃,或從商業,或勞力農務,
雙刀紈绔之餘習未去,諸務向不習諳,凡所謀劃,有耗無贏,
衣食乏資,室家交落,其困苦殆不可言狀。

天下四十萬之士族,陷此窮成者居多。
在往時守世祿之常,以一死報君為本分,其臨事也,以有進無退為榮譽,
零落至今,猶澟澟乎不失其勇氣。

其從來行為,固與農商大異,是以不能為農商之事也。
惟當與應分產業,使之盡其所長,是當道之責也。

此爻辭曰「其亡其亡」者,蓋謂士族生計之困難,殆將瀕死;
「繫于苞桑」者,謂足維繫其將亡,唯有苞桑而已。

爻象將令此軰士族,開墾新地,種藝桑樹,使之專營養蠶絲之術,維持其家計也。

今試論其方法,關東地方,多荒蕪之原野;
關西地方,多坦夷之山郊,其原野之雜草,可供肥料,山郊之荊榛,可供薪柴。
例如其肥料,南亞米利加有鳥糞,其價甚廉,
今政府貸與資本及一艦,輸載我國產,交換彼鳥糞,沽買之於各土人民,
購入雜草叢出之原野,使舊士族開拓之,可種之以桑也。

為此舉也,布設鐵道於全國,使兵士實地演習,為兵營多造設家屋,
如一村落,使彼士族移住於此,以男子依常備兵之年限,為屯田兵,以練習軍事;
使女子勤牧畜養蠶之業,是其大略也。

若夫詳細處置,一任當局劃策而已。
如是施政,今日貧苦士族,得以安居樂業,國家之盛業,無復加於此者也。

☆¸.•°”˜˜”°•.¸☆ ★ ☆¸.•°”˜˜”°•.¸☆ ☆¸.•°”˜˜”°•.¸☆

上九,傾否。先否後喜。

《象****傳****》曰:否終則傾,何可長也。

「傾否」者,謂傾毀否運,而漸復泰運也。
此爻以陽剛之才,居否之極,能傾毀其否者也。

九五之君,既有休否之務,
上九居其後而輔佐之,鞠躬盡瘁,能恢復既墜之國運,故曰「傾否」。

蓋否泰本有循環之機,處否之極,其勢必傾,否塞已盡,泰運將至。

然當否之時,要不可委之天運,終當盡其人事,
故九五不曰「否休」,而曰「休否」;
此爻不曰「否傾」,而曰「傾否」。

見運會之轉,人力居多。

夫天道開導人事,人事贊輔天道,拔亂者貴夫德,成治者在夫時。

上九陽剛,而具有為之才,居否之機,又值可為之極,故能撥亂反正。

從前憂苦於否塞之亂,今乃復遇康泰之盛,安寧喜樂,謂之「先否後喜」。

蓋往者無不還,終者無不始,是天運循環之定理。

假令否之時,天地閉塞,陰陽不交,天下無道,而小人得時,
一旦否傾則泰來,即天地生生之道也。
《象傳》曰「何其長也」,是之謂也。

【占問】

  • 問時運:亨通。
  • 問商業:春夏不利,秋冬大吉。
  • 問家宅:遷居大吉,老宅不利。
  • 問訟事:即日可結。
  • 問戰征:小敗大勝。
  • 問六甲:生男。
  • 問失物:即得。
  • 問疾病:即癒,但復發可慮。

【占例之92】

橫濱商人某來告曰︰「目下商業上,有一大事,欲謀之於東京友人,請占其成否如何!」
筮得[否]之[萃]。

爻辭曰:「上九,傾否。先否後喜。」

斷曰:

此卦天地之氣,塞而不通之時也。
足下欲與人謀事,其人必因事疏遠,心氣不通,非知己之友也。

今得上爻否之終,是將釋其前嫌,重尋舊好,傾談之下,彼此愉悅,
謀必可就,謂之「傾否,先否後喜。」

其後某來謝曰︰東京之談,果如貴占。

☆¸.•°”˜˜”°•.¸☆ ★ ☆¸.•°”˜˜”°•.¸☆ ☆¸.•°”˜˜”°•.¸☆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官网发布于澳门新葡亰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高島斷易》12-否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