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过扩张最佳时机 虚拟运营商如何扭转困境

来源:http://www.qinqitoys.com 作者:热门文章 人气:112 发布时间:2019-11-26
摘要:截至本月底,我国虚拟运营商正式商用将满一个月。经过了长达5年的试点后,虚拟运营商目前仍处于实际商用的探索阶段。据记者了解,许多有志于申请牌照的企业正在努力尝试商用后

截至本月底,我国虚拟运营商正式商用将满一个月。经过了长达5年的试点后,虚拟运营商目前仍处于实际商用的探索阶段。据记者了解,许多有志于申请牌照的企业正在努力尝试商用后新的商业模式和盈利领域,比如物联网等。但由于错过了通信网络扩张的最好时期,如今,面对提速降费的压力以及各种电信诈骗的影响,虚拟运营商的未来发展方向看起来并不明朗。

虚拟运营商待“破茧”

漫长试点期

近日,虚拟电信运营商“分享通信”拖欠工资、未支付三大基础运营商欠款而导致业务停滞、随时面临破产的事件持续发酵,让虚拟运营商经营困难的现状,引发市场关注。

所谓虚拟运营商是指移动通信转售业务,即企业可以从三大基础电信运营商处承包部分通信网络使用权,然后重新包装成自有品牌,自己组合套餐并销售给最终用户。这部分企业被称为虚拟运营商。目前市面上以170、171开头的手机号大多属于虚拟运营商。

而近期,工信部组织对虚拟运营商新入网电话用户实名登记工作抽查暗访,结果也不尽人意,违规比为11.8%。

实际上早在2013年5月17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工信部)就发布了《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试点方案》,正式启动了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试点工作。2013年12月,工信部向11家企业发放了首批虚拟运营商牌照。

民营资本进入移动通信业已满3年,虚拟运营商正由试点转向获取正式牌照的关键阶段。但虚拟运营商面临的批零倒挂引起亏损、实名制监管等问题使其距离“转正”越来越远。

工信部相关负责人接受《工人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引入虚拟运营商的初衷是为了打破行业垄断,给移动、电信、联通三家独大的通信市场注入活力,试图利用鲇鱼效应倒逼行业发展。试点的5年中,先后共5批总计42家虚拟运营商开启民营移动通信运营之路。

2013年初,工信部下发《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试点方案》,2013年底启动牌照发放,先后有5批42家民营企业获得移动转售临时牌照。“截至目前,42家民营企业累计发展移动转售用户超过4300万户,用户数超过百万的大型虚拟运营商也已经突破10家,虚拟运营商试点目前已形成规模。”中国通信企业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虚拟运营分会会长苗建华在2017中国虚拟运营发展论坛上表示。

但这项在试点之初被寄予厚望的政策,进行得并不如预期顺利。

不仅仅是规模,虚拟运营商还纷纷结合自身原有业务,推出了细分市场需求的产品,增加了用户的消费选择。苗建华介绍,个性化定制、套餐多人共享、语音流量互转、流量不清零、流量可转增可交易,基本成为转售企业标配。这也倒逼传统电信运营商改进产品和业务类型,使用户得到了实惠。

最初,试点的周期被设定为两年,但是由于在试点过程中遇到许多问题迟迟没能有效解决,试点期一再延长,最终到今年5月1日才开始正式商用。此时5年已经过去。

虚拟运营商的出现,虽然促进了电信行业的市场竞争,但同时也出现了新的问题。在虚拟运营商最初的两年中,监管标准、批零倒挂、号码互通、短信识别等问题成为发展的最大困惑。尤其是对于虚拟运营商的商业模式,42家几乎没有完全一样的,“这对形成良好产业环境非常不利”。巴士在线董事长王献蜀表达了自己对行业的思考。

据记者了解,问题主要是试点期间频繁出现的电信诈骗等恶性事件,让虚拟运营商难以落实实名制等弊端凸显。尤其在2016年的前三季度,虚拟运营商试点中的许多问题相继暴露出来。在此期间,工信部曾公开约谈三家虚拟运营商,并通过多轮暗访方式,抽查曝光存在违规行为的企业名单。

对于前期发展势头强劲的虚拟运营商,实名制管理不到位带来的信息安全隐患、甚至上升至电信诈骗,这也引起了政府的高度重视。

一时间,虚拟运营商被贴上了诸多标签,移动转售业务走入低谷。经过整治,从2016年第四季度开始,这一局面才有所好转。

虚拟运营商170号段被不法分子滥用,从事垃圾短信传播以及通讯信息诈骗的问题,工信部在去年4月份出台了《关于加强规范管理 促进移动转售业务健康发展的通知》,对转售企业、基础企业以及行业协会和各级监管部门提出了相关要求。去年11月又出台了《关于进一步防范和打击通信信息诈骗工作的实施意见》,并开展了专项督察工作。

工信部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我国虚拟运营商累计发展用户为4300万户,占国内移动用户总数的3%。同时直接吸引民间投资约30亿元,这与中国庞大的移动通信消费市场相比,显得微不足道。

在虚拟运营商试点后期发展中,实名制成为虚拟运营商的“紧箍咒”。业内分析人士指出,任何新事物的发展必然会经历曲折,商业模式可以不断探寻、技术问题也可以不断改进。移动转售业务作为一个新生事物,是电信改革的一个巨大进步,这是毋庸置疑的,所以未来发展中既要肯定成绩,也要有效监控。

经过2017年一年的恢复,截至2018年年初,虚拟运营商共吸引约6000万用户和超32亿元民间投资,其中42家试点企业中仅有17家转售企业用户规模超过100万户,3家企业的用户数超过500万户,用户规模最大的企业也仅仅突破1000万户。

按照之前的规划,虚拟运营商试点工作在2015年底结束后便发放商用牌照,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放,这与实名制落实不到位有着直接的关系。

用户数增长乏力,投资数额较小,也影响了各家虚拟运营商的运营效益。公开数据显示,在试点期间,这些本来想在电信市场淘金的虚拟运营商们,经营状况并不乐观。截至2017年底,仅有13家转售企业实现当年累计盈利。

工业和信息化部新闻发言人、总工程师张峰表示,前期由于虚拟运营商170号段在管理上存在问题,当时工信部也进行了督察、约谈。对垃圾短信和通讯信息诈骗等比较突出的问题,也取得了一定成效,但仍然需要持续强化,进一步巩固效果。工信部将进一步加大对虚拟运营商的监督管理力度,结合实名制整改落实情况,适时出台移动转售业务的正式商用意见。

错过好时机

另有知情人士透露,工信部已着手虚拟运营商牌照的发放工作,具体流程是先发正式商用文件,试点企业再申请,符合条件、通过审查即发牌,但目前仍无具体时间表。

被寄予厚望的政策为何最终出现如此局面?除了试点期较长,政策长期不明朗的因素外,我国虚拟运营商的出现可以说生不逢时。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规划所电信行业研究部主任许立东在解读《2016年我国移动通信转售业务发展白皮书》时表示,对于虚拟运营商而言,在经历了三年的试点运营后,虽然还没有正式牌照,但已从野蛮生长步入商业模式的深入探索阶段,并在各自细分领域中初见成效,有些甚至出现盈利。

国内通信市场的爆发增长期为上世纪九十年代和本世纪前十年,这20年间,三大运营商借助先天优势吸纳了数亿用户,基本上奠定了三分天下的格局。在这种背景下,虚拟运营商再进入这一市场,且还要依赖三家基础运营商,其经营难度之大可想而知。而且近些年三大运营商的传统红利也在消失,本身就面临巨大的挑战。虚拟运营商在此时加入竞争,已经没有太多市场可分。

对此,项立刚发表了自己的看法:“虚拟运营商要走的这条路确实还很长,应该说如今的这几十家虚拟运营商要赚钱非常困难。即便它们提供比较好的服务,踏踏实实的做好自身的工作,在实名制及管理方面做的比较好,它们也还有很多问题没有解决。”

近三年来,政府部门不断给三大基础运营商施加压力,督促其加大提速降费的力度。从数据来看,我国通信网络的提速降费近三年取得了很大的突破,而且工信部还明确要求三大运营商2018年要继续加大提速降费的力度。这就意味着,虚拟运营商也要随之不断降低自己的运营成本,对他们的经营能力带来极大考验。

虚拟运营商如果想真正的发展起来,需要形成自己独特的服务能力,仅仅做转售是不够的。“虚拟运营商需要把它的转售业务、号码业务和自己本身经营的游戏、电子商务等业务结合起来,才能找到一些机会。”项立刚分析说。

一位电信行业专家就指出,在提速降费的大趋势下,虚拟运营商在价格上的优势几乎殆尽,此种情形下,如何让用户继续选择使用是它们普遍面临的问题。

抓住4G/5G时代发展机会

掘金物联网

在不久前闭幕的全国“两会”上,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多次提及信息通信业,无论是网络提速降费的深入,还是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应用的加快,都对通信业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面对新形势新任务,虚拟运营商如何把握新机遇,应对新挑战,实现新发展,成为当前一个十分迫切的课题。

业界普遍认为,尽管面临诸多发展难题,但随着正式商用的启动,虚拟运营商将迎来新的发展契机。据记者了解,此次正式商用不仅取消了经营主体资本属性的限制,国有企业、外资企业可以申请经营转售业务,还丰富了转售业务范围,首次提出鼓励转售企业发展物联网等新技术新应用。

虚拟运营商的未来路在何方?物联网可能是虚拟运营商探索的方向。

有业内专家表示,正式商用的牌照意味着企业业务拓展的更多可能性及新变现方式的想象空间。

苗建华认为,虚拟运营商虽然企业规模小,但是专业性和针对性比较强,政策措施灵活,实施物联网业务有其独特的优势。可以通过细分市场,围绕客户需求,实施个性化的定制服务,使业务的解决方案更加准确有效。同时也可结合自身的特点和主集团相关创新业务相融合,做到资源整合,扬长补短,实现多元化的发展。

电信专家付亮认为,随着虚拟运营商商用牌照正式发放,今后一定会引入更多的新企业参与竞争,而且企业还可以丰富原有的生态系统,结合自身业务,为用户提供更有黏性的服务。

王献蜀认为,将通信能力与虚拟运营商传统优势相结合,淡化自身作为通信服务提供商的定位,是目前虚拟运营商的最好出路。虚拟运营商可以看作是三大基础运营商在各个行业提供具体方案的解决方案运营商。

此外,外国电信企业的加入也会进一步加剧我国通信网络市场的竞争格局。

“市场不是等来的,如果我们要等正式牌照发下来再开展工作,恐怕早被市场甩在后面了。”王献蜀认为,虚拟运营商正经历黎明前的黑暗,每一家转售企业自身到了破茧而出的时候。

竞争会加大,创新也会增多,其中物联网可能成为各家虚拟运营商争夺的重要领域。

在经历了2G、3G时三大基础运营商完全市场化的阶段,通讯行业市场化程度已经非常高,用户渗透率达到100%,市场已经饱和,移动通讯服务没有给转售企业留下很多发展空间。这个时期也是虚拟运营商摸索发展的阶段。

据记者了解,早在三年前,试点中的虚拟运营商就已经开始布局物联网,此次工信部也明确提出转售企业在确保落实行业卡实名登记和网络安全的前提下,发展物联网行业应用等新技术新应用。有分析人士认为,进军物联网是虚拟运营商发展的新契机,国内约三分之一以上的虚拟运营商都已经开始布局这一市场。例如,小米移动目前已拥有超过千万的物联网连接数。

而现在,以4G、5G为代表的数字化时代来临,虚拟运营商已经具备业务基础、产品基础、运营能力基础和市场基础,“大规模的机会点就在4G、5G时代出现了”。王献蜀说。

中国通信企业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苗建华认为,虚拟运营商虽然普遍规模小,但是专业性和针对性比较强,实施物联网业务有其独特的优势,可以通过细分市场,围绕客户需求,实施个性化的定制服务,使业务的解决方案更加准确有效。

42家虚商企业已经在3G、4G时代进行卡位、提前布局。而在未来4G、5G数字革命时代,虚商行业能否成为排头兵,仍需拭目以待。

蜗牛移动一位负责人表示,目前虚拟运营商还处在发展初期,随着不断探索,肯定能找到不同的发展之路。

业界专家指出,虽然面对着提速降费、电信诈骗、市场竞争大等各种压力,但是随着政策逐渐放松管制,虚拟运营商虽然错过了扩张的最好时机,但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依然有很大的机会和创新空间。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官网发布于热门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错过扩张最佳时机 虚拟运营商如何扭转困境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